初刻拍案惊奇

诗曰:杳杳冥冥地,非非是是天。害人终自害,狠计总徒然。话说那杀人偿命,是人世间最大的事,非同小可。所以是真难假,是假难真。真的时节,纵然有钱可以通神,目下脱逃宪网,到底天理不容,无心之中,自然败露。假的时节,纵然严刑拷掠,诬伏莫伸,到底有个辩白的日子。假饶误出误入,那有罪的老死牖下,无罪的却命绝于囹圄刀锯之间,难道头顶上这个老翁是没有眼睛的么 所以古人说的好,道是:湛湛青天不可欺,未曾举意已先知。善恶到头终有报,只争来早与来迟。
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
提交评论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查看更多 >
凌濛初

原作者:凌濛初

凌濛初作品: 《二刻拍案惊奇》
凌濛初简介:

凌濛初(1580年-1644年),字玄房,号初成,亦名凌波,一字遐厈(àn),别号即空观主人。汉族,明代浙江乌程(今浙江湖州吴兴织里镇晟舍)人,明代文学家、小说家和雕版印书家。其著作《初刻拍案惊奇》和《二刻拍案惊奇》与冯梦龙所著《古今小说》(《喻世明言》、《警世通言》、《醒世恒言》)合称“三言二拍”,是中国古典短篇小说的代表。 (更多)

Copyright ©2020 热句子  |   渝ICP备1601248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