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造文明的尝试

他说:“我去年说了二十五分钟的话,引来了围剿,不要去管它,那是小事件,小事体。我爱了四十年的骂,从来不生气,并且欢迎之至,因为这是代表了中国的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。”讲到此已懂了感情,声调开始激动,即请海外回来的各位去看立法院、监察院等处批评政府的“充分”“非常”的言论自由。又请大家看台湾的二百多种杂志,也“代表了我们的言论自由”,说到此突然煞住,显然是心脏病发作,但仍挣扎着含笑与人握手,努力不要让人和他一起不愉快。终因心脏不支,仰身晕倒,从此再未醒来

标签: #小说书摘

热门推荐

1、他说:“我去年说了二十五分钟的话,引来了围剿,不要去管它,那是小事件,小事体。我爱了四十年的骂,从来不生气,并且欢迎之至,因为这是代表了中国的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。”讲到此已懂了感情,声调开始激动,即请海外回来的各位去看立法院、监察院等处批评政府的“充分”“非常”的言论自由。又请大家看台湾的二百多种杂志,也“代表了我们的言论自由”,说到此突然煞住,显然是心脏病发作,但仍挣扎着含笑与人握手,努力不要让人和他一起不愉快。终因心脏不支,仰身晕倒,从此再未醒来 2、别人拿他当偶像,他却想干实事,这也正是胡适晚年几乎事事不顺的一个重要因素。 3、同时,胡适又有君子善假于物的大优点。他说,与朋友讨论,“本期收观摩之益也,若固执而不肯细察他人之观点,则又何必辩也”。不管争论讨论,胡适都最善于整合别人观点,据为已有。留学生许肇南主张一国命脉在中等社会,特别提倡社会改良。胡适有诗记许氏的观念说:“诸公肉食等狐鼠,吾曹少年国之主。……愿集志力相夹辅,誓为宗国去陈腐。”这些后来都不同程度地成了胡适自己的意见。观胡适许多书信文章中的新观点,常常能在其日记中发现不久前恰与人讨论或争论过。 4、胡适有针对性地提出一个“历史上的公式”,即“在变态的社会国家里,政治腐败,没有代表民意的机关,干涉政治的责任一定落在少年的身上”。而且“这是在变态地国家里必然的趋势,禁止是不可能的”。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
提交评论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查看更多 >
罗志田

原作者:罗志田

罗志田简介:

罗志田(1952年~至今),著名历史学家,四川大学历史系七七级毕业,普林斯顿大学博士,现任四川大学、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。1952年生,1977年考入四川大学历史系,1981年毕业后曾在四川师范大学历史系工作过一年。1987年留学美国。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立大学攻读硕士学位,其硕士学位论文获历史系研究生最佳论文奖。后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,师从史学大师余... (更多)

Copyright ©2020 热句子  |   渝ICP备16012481号